給要參加花知道吃喝團的Dear all:

以下都是我有兩套或是覺得可能不會再翻閱的書籍,歡迎有興趣的人帶回家。
日文書也是,預計不會再看或是有文庫和精裝兩種版本者。
歡迎大家用留言版把要的書列好!(基本上應該可以每人選兩本以上,基地系列可以一次三本都要)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 Jun 21 Sun 2009 22:44
  • 雙城

上海作協.jpg
  
  最近已經決定,移居去上海工作。很多朋友問,是什麼公司?
  還是出版社。
  我決心做這行已經太久了。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創作者群像】
向達倫──來自魔山的吸血鬼王子
 

  ……我在睡覺時,常會幻想看到蜘蛛,看牠從網上落下,爬進我嘴裡,順勢滑下喉嚨,然後在我肚子裡產下一堆卵。等到幼蟲孵化出來時,牠們就在我身體裡,把我活活咬死。
  我小時候很喜歡害怕的感覺。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創作者群像】
朱耀沂──痴蟲庵先生
 

 朱耀沂 九三二年生於台南,兒時隨母親赴日與任職日本大藏省公賣局的父親相聚;二戰後回台,畢業於省立台中農學院(今中興大學前身)植物病蟲害學系。六七至六九年間赴日本九州大學攻讀農學博士,專攻害蟲研究。六九年回台任教於台灣大學植物病蟲害學系,九七年退休,成為台大終身名譽教授。專長為昆蟲生態學、昆蟲學史、農業昆蟲學以及昆蟲利用學。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創作者群像】
賴馬──古怪國的創造者

 
 賴馬,酷愛旅行、游泳和收集植物種子,看似幽默其實非常理性。以繪製插畫和繪本維生,一九九五年開始創作繪本,曾榮獲國語日報牧笛獎、中華民國兒童文學獎、小太陽獎等多項獎項。擅長以圖像敘述故事,文圖融合趣味橫生,令人百看不厭。
  從事童書創作十多年的賴馬,作品出版量雖然不大,卻獲得了多座童書獎項,幾乎本本都是得獎佳作。賴馬喜歡旅行,畫室書桌前掛著一張世界地圖,上頭插著大頭針的地方就是他曾經旅行之地。書架上除了繪本,就是各式各樣的圖鑑類書籍。他說,只要看著這些圖鑑就會令人不由得讚嘆大自然精雕細琢的功夫,同時也是畫圖時最佳的參考書籍。而他的畫和故事,是透過雙眼感受生活得來的體驗。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誠品好讀 【目擊人物】2003.7月號

林正盛──生命裡無盡的漂流
  
  以《魯賓遜漂流記》入圍坎城影展的「一種注目」單元的導演林正盛,同名新書《魯賓遜漂流記》也於六月上市。曾導過《春花夢露》、《美麗在唱歌》、《放浪》、《天馬茶坊》、《愛你愛我》等得獎影片,在影像創作和文學創作兩種截然不同的領域之間,他如何拿捏其中的分別?面對生活中的困境,他又如何尋求解答?如何尋找屬於自己的「第二種人生」呢?以下是【好讀】的訪談。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創作者群像】

童心未泯的妖怪畫家──歐笠嵬


  歐笠嵬(Olivier Ferrieux)位在深山的屋外有一條蓊鬱的竹林隧道穿過,院子裡的石桌、石椅常有野貓來光顧,屋內則散發著法國鄉村的氣息。曾有日本觀光客專程到漢口街跟他買畫,但是沒遇到他,於是特地跑到山上來尋人,見到他的居所馬上驚呼他為「仙人」。的確,在這地方,即使跑出一隻龍貓也不足為奇。他家中雖有電腦、電視,但從沒使用過只當成佈置品擺著。他很容易融入週遭環境,常來光顧附近樹梢頭的鳥兒,可以如數家珍地喚出正確中文名稱,以前在漢口街擺攤時,還會入境隨俗跟隔壁攤位一起分攤罰單。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2/4/22 PM 01:30:21
有文有證據,想當年也曾經很閑地(在還沒到死線時)幹過辛苦(死線已過)的翻譯。不管過了幾年,怎麼最後一段的狀況都很像阿?連想對我自己說的都是同一句老話!(嘆)


1

  我的筆記型電腦(致福)螢幕終於在上星期四崩潰了,某天我不在家時,妹妹「好心」將之闔起來之後,它的底部就碎成了一片片,之後完全無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支撐立起。我望著它,想到之前已經出了狀況的網路卡和軟碟機,它大概「天命將至」了吧!在此為我的第一台筆記型電腦至上無限謝意,很多東西都是靠它生產出來的。現在,又要再尋覓下一位親密夥伴,不過看看乾癟的荷包,大概我會再泡上好一陣子圖書館和網咖。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從嘴開始
  
  這是一本不自然的小說。
  這是讀完《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之後最初的印象。例如,主角阿始和算是初戀情人的小泉要進行性交涉的場面。實際上,因著一個十幾歲的女性常具有性潔癖,所以他們之間的行為還不到插入的部分。兩方對此意見相當一致。「我說無論如何都要看妳的裸體,想抱著什麼也沒穿的妳。我必須這樣做,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忍耐了。」阿始誘惑著。什麼「我必須這麼做」、「只有這麼做才行」這般毫無責任的發言,是主角阿始對書中登場人物們常吐出的陳腔濫調。這是完全不把對方放置於思考範疇之內,只在自身之內擬出出一個假想的對像,並為了把這樣存在於體內的對像正當化所提出的發言。可是,在小說中阿始這樣的「自言自語」,對方竟然也都接受了。不過,在小泉的場合裡有著「我不想做的事情不能做喔」的前提,想要不斷返回到最幸福時間的阿始也遵守著約定。
  
不自然的地方是發生在這之後。對於性非常敏感近乎潔癖的小泉,竟然對「想進入她體內想得快發狂」的「我」進行口腔性交。「我一射精,她就到洗手間去漱口」,而且,還不只一次。並不是要說性行為一定要有什麼正確的順序,只是應該還是處女的小泉,以口腔積極進行愛撫,這說起來不是非常不自然嗎?而且,比起射精,阿始之前最關心的應該是裸體的擁抱才是。這個羅曼蒂克的發想和後來小泉現實行為,不覺得某些地方好像變質了嗎?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一

  不知怎地,讀到傅月庵大哥的《快雨時晴》,就會想到一則廣告:
  這個年代流行復古,為什麼我們觀念也不能復古呢?
  畫面上是一位看來溫良恭儉,身著旗袍的舊式女人。
  標榜什麼,其實一目了然,可我卻對這種復古,反胃得很,觀念上的反胃。不過,有時候我也會想,我們是不時前進的太快了,以致迷失了自己應有的座標。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