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的微醺

《稍微醉一下》
作者:森瑤子
譯者:楊明珠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6年07月23日

  暮色襲來,在廚房裡條理晚餐時,灶旁米酒澆淋下菜,食物的香氣霎時散溢開來。女人和酒的相遇,在廚房中比在一般場合頻繁,除非是那燈紅酒綠的陪笑女子。酒和女人,差不多就是男人和女人的關係。已婚女子,在廚房使用米酒,每一滴都是為了愛人的飯菜澆淋﹔煙花女子歡場調笑,一杯杯入口的酒,何嘗不是為了男人飲下?即便那是討生活。說穿了,每一種男女關系何嘗不是在日子底下進行,討得也是日子好過。
  酒,醉人,醺人,也傷人,也可以醒人。
  《稍微醉一下》寫女人、酒和男人。森瑤子以酒來點醒愛情,訴說男女關係。照理酒是醉人的,但森瑤子端出的酒,飲下卻讓人清醒。她以酒來潤滑愛情,紅男綠女找到不知該如何進行的下一個腳步,飲了酒,可都都瞧見了。或許引爆一段早已充滿煙塵的婚姻關係,鬆弛酒吧初見的緊張,挑逗闖錯房門的美女,或是從酒杯中撞破一段外遇關係。森瑤子把當下各種愛情的可能,裝填在酒裡,要你飲下。不買醉,是買清醒。
  愛情,醉人,醺人,也傷人,人求自醒。
  談戀愛,稍微醉一下就好。喝過了量,酩酊之後神態總是難堪,結果總在意料之外。森瑤子書中男女關係也是如此,激烈的抗爭,愛得死去活來的痛苦,都在一種微醺的狀態下,懵懵地走出了結果。喝醉是醜態,微醺是美。愛情該喝幾分,飲下什麼酒?森瑤子的酒譜可以試一試。
  喝酒的人一向是不求喝了要有什麼結果的,享受的是醉的醺然,愛情不也如此?愛情不為什麼目存在,能夠的為的也只是享受愛情本身。每段愛情就如不同味道的酒,不同的滋味和勁頭稍在喉頭。我想起伏特加干烈燒喉的滋味,想起香檳的優雅氣泡,白蘭地的危險味道。看著看著,喉嚨也癢了起來,房間裡只剩下一瓶小米酒,或許我也該來醉一點。
  春天,天氣適合微醺。愛情,心情適合小醉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lia 的頭像
Julia

離開地球的方法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