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 2006年8月3日星期四八月の路上に捨てる

不容動搖的文學龍頭地位 
  日本的文學獎項之多,簡直已經到了浮濫的地步,不過具有龍頭地位的大獎項,依舊是作家心目中躍登龍門的首選。第135屆芥川.直木獎於7月13日晚間,在東京築地的新喜樂大飯店頒獎。本屆芥川獎由伊藤高見(伊藤たかみ)的《丟棄在八月的路上》(『八月の路上に捨てる』刊載於《文學界》六月號)獲獎,直木獎的部分則由三浦紫苑(三浦しをん)的《真幌車站前多田便利軒》(『まほろ駅前多田便利軒』,文藝春秋)以及森都繪的《空中飛舞的野餐布》(『風に舞いあがるビニールシート』,文藝春秋)共同摘下桂冠。
  苦守十年 終獲光環今年的芥川獎入圍作品產生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就是入圍的五篇作品中,除了得獎作之外,其餘均是刊載於《新潮》雜誌上的作品,過去一定會有作品入圍的《群像》、《すばる》雜誌,本屆統統缺席,而《新潮》雜誌正是芥川獎最大勁敵三島まほろ駅前多田便利軒由紀夫獎的主辦雜誌。對於日本的純文學作者來說,獲得芥川獎的肯定猶如擁有一道護身符加持,而今年的芥川獎可說是伊藤高見文學生涯中遲到的光環。由於伊藤高見從出道到獲獎整整等了十年,比起上屆出道四年即獲大獎的絲山秋子,足足有兩倍之久。但是他在接受記者的訪問時表示:「從事寫作這麼多年,雖然中間也曾一度想過要放棄,但是對我來說除了寫之外,沒有其他的生存方式。」24歲時他曾經徬徨於究竟該去出版社上班還是專心創作,不過當時他的長篇小說獲得了文藝獎,甚受當時仍在世的文藝評論家江藤淳讚賞,促使他下定決心走上創作一途。本次獲得芥川獎也使得他對於自身的作家身分有了更深刻而堅定的體認。
  伊藤高見擅長寫作團塊世代年輕人的浮游感受,曾連續三次入圍芥川獎。本次得獎作品《丟棄在八月的路上》描寫即將邁入30歲大關的男子結束眼前婚姻生活的故事,小說以一名女性同事的視角,描寫一對雖然還相愛但卻漸行漸遠的夫婦樣貌。作家本身也曾具有同樣的離婚經驗,「雖然沒有哪一個瞬間厭煩到讓人可以下定決心,但是兩人之間的鴻溝卻是慢慢加深」,這是他內心深處的感受。而現在伊藤高見的老婆則是去年直木獎得主角田光代,兩人的關係連親近的編輯風に舞いあがるビニールシート 都不清楚,直到這次伊藤獲獎,角田光代笑容滿面地出席才讓兩人關係曝光。
  年輕化、社會化的直木獎向來常由文壇老將作家包辦的直木獎,今年終於出現了暌違已久的二十世代作家。上一回是1987年,由當時28歲的山田詠美所獲得,而本屆29歲的得獎者森都繪則是史上第四年輕的得獎者。除了兩位得獎作者之外,其餘直木獎入圍小說還有伊坂太郎描寫大學生活的《砂漠》、古處誠二以沖繩戰爭為主題的《遮斷》,以及宇月原晴明的歷史奇幻小說《安德天皇漂流記》。結果評審投給三浦紫苑的《真幌車站前多田便利軒》以及森都繪的《空中飛舞的野餐布》的票數難分軒輊,最後同意由兩人並列獲獎。
  對於兩人的共通點,講評委員井上ひさし認為是「現在的年輕作家已經揚棄了尋找自我的主題,開始把目光投注到社會問題上」,三浦的作品處理的是「小孩子可以重新選擇父母親嗎?」的現代家族問題,森都繪則是挑戰聯合國難民援助活動的題材,兩人在作品的品質與寫作技巧表現上都獲得了相當高的評價。三浦紫苑這個怪怪的名字是本名,她的父親是以古事記和傳說文學研究著名的千葉大學教授三浦佑之, 她在獲獎後表示:「剛開始很難相信自己得獎了,希望在獎的肯定下繼續創作。」而森都繪已經是不少兒童文學獎的得主,不過她在獲獎後的感言中也表示:「這跟獲得兒童文學獎一樣感動,但是衝擊卻是不同。可以獲得這麼大的獎項肯定,實在是太好了。」看來,芥川.直木獎的龍頭地位,在眾多的文學獎當中仍是不可撼動的。
創作者介紹

離開地球的方法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