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 2005年7月21日星期四

新鮮感VS.年輕化

  第一百三十三屆芥川獎與直木獎,於七月十四日晚間公布得獎作者。芥川獎由中村文則的〈土中的孩子〉(刊載於《新潮》雜誌四月號)獲獎,直木獎則由朱川湊人的《花兒家家酒》(文藝春秋)奪冠。

純文學的芥川:新鮮感勝出
  〈土中的孩子〉以一名幼年受雙親虐待,曾被埋入土中的計程車司機為主角。對於暴力倖存者面對人生的姿態和信念描寫深刻,是一部概念先行的小說,評審委員認為作者從概念出發,再賦予故事血肉的書寫手法充滿新鮮感。記者會上受訪的中村文則表示:「這篇小說是以虐待問題為入口,我想從戰爭這類常見的無責任暴力當中,以被害者的角度出發,描寫想要繼續生存下去的人們,其強韌的生命力。」中村文則二○○二年曾以短篇小說〈銃〉獲得新潮新人獎,二○○三年也曾入圍芥川獎。
  芥川獎評審委員高樹信子認為,〈土中的孩子〉(土の中の子供,新潮社)之所以勝出,就是在於該作的「新鮮感」,有別於女性作家日常茶飯式的感性書寫,或是男性作家試圖破壞小說形式的企圖﹔主題雖然乍看之下老舊,但挖掘出人性內裡的執念,確實凌駕了所謂具有「現代風格」的小說。

大眾文學的直木:年輕化趨勢
  直木獎得獎作《花兒家家酒》為短篇小說集結,故事背景均為昭和四○年代的大阪,全書飄散著淡淡的鄉愁滋味,表面上雖然是六篇恐怖小說,內裡卻是描繪人性糾葛與人生悲歡離合的無奈,其中兩篇關於在日朝鮮人問題的小說,特別受到評審青睞。本次直木獎入圍作者年輕化的現象受到媒體關注,平均年齡為36.8歲,其中六名作家還是第一次入圍,打破了二○○○年以來的平均年齡底線。得獎者朱川湊人雖然是當中最年長(42歲),且是唯一兩次入圍者,但其實進入文壇才兩年,也還算是位「新人」。
  對於年輕化的現象,日本的書評界與直木獎評審委員卻有兩種不同的看法,突顯出彼此間價值觀的落差。評審委員之一的北方謙三表示:「這次大部分的入圍作品都還不夠成熟,應該可以選出更適合的作家。」言詞之間對於主辦單位為了迎合「年輕化」風潮,越過中堅派實力作家的做法略有微詞﹔有趣的是,評選過程中最後由最年長的朱川湊人高票獲選,理由為「文風穩健」。新人作家三崎亞記的入圍話題作《隔壁小鎮戰爭》也獲不少好評,但大部分的評審均認為「作品相當不錯,但第一本書就獲得直木獎未免壓力過重,還是再期待下一部作品」;而古川日出男的《貝爾加,你不叫了嗎?》,則因為實驗性的文體讓許多評審卻步。負責評選入圍作品主辦單位「文藝春秋」則無奈表示,入圍作品是由該社二十多名文藝編輯投票決定,像這樣多位作家都是首次入圍的結果,其實是非常偶然的狀況。

小眾雜誌選書挑戰直木獎
  另外一方面,也有些人對於入圍者年輕化的風潮表示歡迎,《書的雜誌》發行人濱本茂表示:「原本應該是新人得的直木獎,一旦變成了中堅作家銷量『更上一層樓』的獎項,當季好作品根本沒辦法出頭,我很期待恢復到原來世代交替的形態。」《書的雜誌》前年底才發起標榜「打倒直木獎」的「書店大獎」,去年選出的《博士熱愛的算式》大賣了三十萬本,充分發揮直逼直木獎的宣傳效果,而去年的日本暢銷書像是《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13歲的職業介紹所》、《現在,很想見你》等書,甚至不用「獎」就超過了百萬,更是挑戰了直木獎的大眾閱讀權威。
創作者介紹

離開地球的方法

Ju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